首页 >网络

中国煤炭交易中心筹建提上日程拟明年试运行

2019-01-10 12:24:37 | 来源: 网络

中国煤炭交易中心筹建提上日程 拟明年试运行

经历了2008年供需逆转的震荡之后,全国性煤炭交易中心筹建提上日程。

中国煤炭运销协会等作为发起方,正联络投资机构在北京组建中国煤炭交易中心。

“国家发改委早就明确了要建立全国性煤炭交易中心,目前已进入实施方案设计阶段。”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部研究室主任钱平凡透露,已有多家投资机构表达了投资意向,但投资主体仍没有确定。

此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与国家发改委就此进行了系统研究。在他们提交的《中国煤炭市场体系建设方案与政策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计划用三至五年时间,分阶段重构中国煤炭市场体系,核心目标之一就是力争全国煤炭交易中心在2010年建成试运行。

《报告》将全国煤炭交易中心定位为不以营利为目的的法人,接受国家发改委相关司局指导,并设想由全国性的煤炭行业组织作为发起人,股东共同投资,构建法人治理层。

钱是这份报告的主要执笔人。他说,如果条件成熟,中国煤炭交易中心在现货交易试运行的基础上,2012年可以试行柜台交易与期货交易。

铁路运力应市场化

2008年底的福州煤炭产运销合同汇总会,因为煤电双方顶牛,价格谈判无果而终,致使电煤价格至今迁延不决,反映现行中国煤炭市场体系远远跟不上实际发展需求,连“发现交易价格”的起码的市场功能都不具备。

“现行市场体系名义上以煤炭订货会为主导模式,实际上是基于长期合同的直接销售模式,存在严重的功能缺陷。”钱平凡说,这种体系既没有一个公共定价平台,也不能有效汇集交易所需要的市场信息,而且交易分散,中间环节过多,交易成本居高不下。

除市场体系的自身缺陷之外,煤炭作为大宗散货商品,其交易过程还受到铁路运力和价格双轨制的外部制约。解决这两个关键难题,是当前重构煤炭市场体系的前提条件。

电煤价格双轨制造成了煤电双方的严重对立,铁路运力短缺又长期得不到彻底解决,铁路部门游离于煤炭市场体系之外,有限的运力成为一些部门与个人的“寻租”手段,导致煤炭供需双方与铁路三方冲突不断,现行煤炭市场体系已经难以为继。

“煤炭市场体系的核心功能是合理地发现煤炭价格、降低交易费用、实现交易与引导煤炭供需平衡,而每年煤炭订货会的中心任务却是分配铁路运力。”钱说,这种现状不扭转,煤炭市场体系的核心功能不能回归,所有工作都是空谈。

如何解决这两个外部难题,《报告》给出的近期解决方案是:对铁路运力实施市场化管理。要求铁路部门在承担煤炭运输业务时,以企业身份参与交易,与煤炭企业签订承运合同并履行市场;并对现行铁路运力进行结构分析,把有限的铁路运力分为可保证运力和不确定性运力两部分,前者的配置权与控制权交给煤炭行业组织进行市场化配置,重点煤炭与铁路运力捆绑,从而消除煤炭交易过程中的运力约束。

而对电煤价格双轨制,报告寄希望于电力体制改革同步跟进。在电价尚未放开时,可以考虑建立全成本的煤电价格联运机制,形成重点电厂消化煤炭价格上涨的渠道,同时强化对电厂电价的监管,计算出合理的煤价作为联动的基础价格。

关于煤炭市场体系重构中政府部门的作用,报告主张适度干预:政府部门退出煤炭交易组织者角色;强化宏调干预方式,通过税率调整引导煤炭进出口结构,以调控煤炭市场体系。

山西、内蒙竞争煤炭交易中心

《报告》就重构现行煤炭市场体系提出了一个基本框架:以全国煤炭交易中心为主导交易平台,以区域煤炭交易中心为辅助交易平台,以供需双方长期供货合同为基础,近期主要组织定期煤炭交易会并开展煤炭现货交易业务,时机成熟时推出煤炭柜台交易与期货交易。

“这是一项艰巨而复杂的系统工程,至少需要年才能初步建成。”钱说,他们正集中全力筹建国家交易中心,区域中心则由各产煤地和转运港口自己运作,共同组成一个交易体系。他认为,太原、郑州、沈阳、秦皇岛、贵州,都是组建区域交易中心比较好的地方。

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上海、太原、沈阳等地建立了多个煤炭交易市场,只是由于没有解决好铁路运力问题,交易合同无法执行,这些交易中心相继夭折。

太原煤炭交易市场主要从事公路出省煤和省内用煤的交易,年交易量达2亿吨,是国内交易量的煤炭交易市场。去年他们成功升级为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成为国内首家冠以中国字样的煤炭交易中心。

煤炭主产地内蒙古也跃跃欲试。

内蒙古自治区发展研究中心向自治区政府建议,在呼和浩特建立全国性煤炭批发交易中心。研究员赵云平认为,组建煤炭市场必须具备相对稳定的产能保障能力,可以预期,“十二五”及以后较长时期内,内蒙将成为中国煤炭供给保障的重点开发地区。

目前,内蒙古煤炭产量以每年5000万吨递增,今年可望达到5亿吨,总量直逼山西的7亿吨。

对于内蒙方面的进取态势,太原煤炭交易中心主任郭文奇并不担心。“太原交易中心目前只是试点,”郭相信,短期内国家不会再批其它交易中心了,因为全国煤炭交易中心还在试验阶段,有太原一家试点就够了。

目前,郭文奇已委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太原煤炭交易中心的运行模式和发展战略。“企业是交易主体,中心只是一个服务平台,不会干预企业交易行为,只协助企业做辅助性工作。”

拟明年试运行

但是对于内蒙和太原中心的前景,钱平凡并不看好,“他们都是区域性市场,不可能成为全国性的交易中心。”

《报告》也认为,全国煤炭交易中心的建设地点,须具备以下条件:有代表性的煤炭生产企业与消费企业的总部相对集中,以便组织价格的集体谈判;能和铁道部保持密切的联系和沟通,以便随时协调铁路运输执行情况。

“煤炭交易中心与煤炭主产地是两个范畴,并不存在必然联系。”钱个人认为“北京是合适的”。

筹建中的全国煤炭交易中心下设信息中心、资金结算部、运力保证部、市场监察部等多个职能部门,并拟在法人治理层设立价格委员会和铁路运力协调委员会。价格委员会由中心领导与国家有关部门和相关专家共同组成,讨论煤炭价格信息和国家宏调政策,为价格集体谈判提供指导意见。铁路运力协调委员会则由中心领导与铁道部和其它相关政府部门领导共同组成。

钱透露,将成立全国煤炭交易中心筹备办公室,制定详细的建设方案、筹资与制定章程等,并组织供需双方的代表性企业进行年度价格的集中谈判,发布全国煤炭价格指数。从设计方案来看,煤炭交易中心将争取2010年开始试运行,进行煤炭近远期现货交易。(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寿光市PVC打井管
行星滚柱丝杠副电话
触摸一体机型号

猜你喜欢